当前位置:主页 > W生活台 >上市老闆密集申让,究竟有何不满?

上市老闆密集申让,究竟有何不满?

2020-06-14 访问量:956 分类:W生活台 作者:

上市老闆密集申让,究竟有何不满?

上市老闆密集申让,究竟有何不满?

外资,已是台股最大主力。在政府有意全面调整税制之际,投资人有必要深入了解外资及内资大户心态,掌握市场氛围,据以调整投资决策。

10 月底,正当媒体急着捕捉财政部长许虞哲的「减税利多」,行政院长林全立刻说那是「失焦」,并强势回应,重点在于调整营所税与综所税边际税率差距太大,并解决假外资问题。看来政府已经意识到内、外资税负差异的影响,并要出手解决假外资的问题。

外资,已是台股最大主力,无论是税制的变动,或是投资的方向,都牵动大量筹码的变化。在政府有意全面调整税制之际,投资人有必要深入了解外资及内资大户心态,掌握市场氛围,据以调整投资决策。

外资长期锁定
台湾 50、中型 100 成分股

统计至 10 月 27 日为止,目前台股总市值 30 兆元,外资持股 11.8 兆元,佔比高达 39%;重兵部署在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,像是台湾 50 指数持股高达 9 兆元市值,佔比达 47%;在目前总市值 2.16 兆元的中型 100 指数,外资也佔比达到 39%;显见外资在台股的影响力举足轻重,且灵活运用现货、期货操作,成为最大主力。

就操作心态而言,长期的退休基金、寿险等,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涌入,卖股套现压力不大,新进资金、股利再投资,这些「新钱」才是投资的压力,法人必须不断为新钱找归宿,虽然经济成长很有限,但是利率太低、资金便宜,对于具有竞争力的企业,本益比可以提高一些,造成外资不断增持。

就筹码归宿来看,台湾人眼中拉不动的大牛,正好是上兆美元热钱看上的标的,当只进不出的投资人愈来愈多,传统的技术分析就失灵。「全世界最好的股票,都不适用技术分析。」寿险法人表示,例如亚马逊、Google 母公司  Alphabet、台积电等,2009 年以来几乎都沿着年线而上,跌破的机会不多,即使拉回或跌破年线,也都在大家认为还没有跌够之前,就不知不觉地涨回去了。

更重要的是,一旦筹码被大户锁住,推升股价的过程就不一定会看到「大量长红」这类买进讯号,反而是小量小红、温水煮青蛙,股价惊惊涨 ,台积电就有这样的特色,也因此,外资愈买愈多;而操作较为灵活的内资,筹码反而被洗掉了,持股比率愈来愈低。

内资股权大挪移
绩优公司董监申让频爆大量

除了资金因素,税制更是重要,马政府从 2012 年开始讨论、实施证所税,直到 2015 年废止,已经把内资搞得人仰马翻;其后的富人税、健保补充费,更造成内、外资税负差异过大;加上近期又要推动遗赠税修法,台股成交量已萎缩到 6-700 亿元,即使新任金管会主委李瑞仓放话「降证交税可研究」,股民早已不为所动,令人想到放羊孩子的故事。

事实上,内、外资税负的差异,已造成内资大股东的大搬风,不管是信託或者赠与,都赶在遗赠税调高之前,还搭配巨额交易、洽特定人出售股权,显见受富人税冲击最大的上市柜自然人身分大股东,股权大出走潮已经发生中,政府的确应该重视。

过去一年以来,自然人董监事的申报转让频频爆大量,大部分都是绩优公司。例如食品业佳格,经营一向稳健,也未发生食安问题,但是一年来董事长曹德风及大股东孟海蒂申报转让的市值就高达 363 亿元;还有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在次子王文潮,9 月也大幅申让台化、南亚、台塑化股票,赠与给妻子,总市值达 133 亿元。

另外传产绩优的轮胎业正新,家族一向以自然人名义持有,现在也开始巨额转让,包括董事长罗才仁及妻子的赠与、信託、洽特定人,创办人罗结的大女婿陈秀雄及二女儿都进行了信託;自行车的巨大刘金标家族,也展开信託、赠与的行动。

虽然,行政院长林全挑明了要解决「假外资」,但没有说破是提高外资的税负?降低内资的税?或者去查假外资的身分。实际上,现在国际资金自由流动,尤其这些上市柜老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违法去移转财产的机率很小,应该都是合法的手段;包括赠与的对象已经是外国人身分,或者趁遗赠税未调高之前,就赠与到家族海外控股公司等,都在合法的範围。

政府想要靠着确定「假外资」身分,来追税的机率实在很低,也无法防堵此类的移转,只要内、外资税负差异存在,就无法避免,终极手段必须从解决税负不公下手,也就是让内资没有诱因去当假外资。

税改非改不可
观察大户动向  操作偏保守

若是从税负公平的角度,政府去提高外资的股利税,大致有两个方向:第一、直接提高外资的股利税,例如股利分离课税的税率由 20% 提高到 30%,但至少短期必然面临外资卖股的压力。第二、可考虑将营利事业所得税率由 17% 提高到 25%,内资取消两税合一扣抵额减半,但可选择股利以 20% 税率分离课税,对于边际税率不到 20% 的人,也可以选择将股利合併到综合所得申报。

当然,无论是採取上述哪一种方式,大方向来看,内资大户的股利不可能减税太多,更何况还有遗赠税提高的方案,和股票有关的总税负可能还是增加。税改的方向只是缩减内、外资差异,尽量化解内资变身假外资的诱因。

整体而言,林全推动的税改,外资加税的可能性还高一些。不管是外资提高股利税率;或者营所税率提高,形同对全体股东加税,可以分配的 EPS(每股税后纯益)降低,股息殖利率会降一些,但至少可以缩小内、外资间的税负差异。

其实,林全的税改除了要解决台股内、外资税负的不公平,更要面对国际竞争。投资香港、新加坡股票的股利免税,遗赠税也是零。即使去投资美股,外资身分股利税率 30%;美国人身分也可以合法减税,例如,美国身价最高的投资人巴菲特,最近公布他 2015 年缴税额为 185 万美元(约 5,846 万元台币);这令某位大户非常不平,因为他的财富远远不及巴菲特,领台湾股息缴的税金却比巴菲特高,面对税制变来变去,令人十分无奈。

总之,从林全「税改不在于减税,而是营所税及综所税的改革,目的是要解决假外资」的言论看来,从提出税改方案,到各方争论,再到定案,半年、一年的时间绝对跑不掉。然而,解决内、外资股利税负不均的税改一定要做,怎幺做却是一个很大的变数,牵涉内、外资大户的决策转折,投资人应将税改以变数视之,心态偏保守为上。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